当前位置: 下印新闻  财经   迅游科技创始人内斗进入第三回合:董事长和总裁鹿死谁手?前者或
迅游科技创始人内斗进入第三回合:董事长和总裁鹿死谁手?前者或
发布日期:2019-12-01 17:53:48 阅读次数:4782

由于徐苑主席和张兼维主席的矛盾,荀攸科技(300467.sz)成为a股市场的热点之一。在前一场比赛中,徐苑和张兼维有各自的胜利和失败。目前,比赛已经进入第三轮。在这一轮中,张兼维主席可能会有主动权。

据悉,荀攸科技的三大真正控制者徐苑、张兼维和陈俊已经与成都高新技术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签署了股权转让意向协议,但从事件发展来看,由于徐苑的股份被冻结,张兼维拥有主动权。一般来说,这些股票在解冻前不能转让,徐苑的主要债权人之一是张兼维本人,所以徐苑解冻这些股票可能需要张兼维的同意。

信息显示,张兼维已经开始首先减持股票。这样做,他可以进攻和撤退。在糟糕的情况下,他可以赚钱。在好的情况下,他可以增加持股,加强对公司的控制。

在第一轮中,张兼维赢得了第一轮,徐苑的所有股份都被冻结。

在与徐苑总统的比赛中,张兼维主席领先。

2019年8月22日,张兼维向法院申请对徐苑采取诉前财产保全措施,因为张兼维2017年借给徐苑5000万元,但贷款目前已逾期。

根据荀攸科技发布的公告,法院当天冻结了徐苑持有的荀攸科技的所有股份,并查封了徐苑的相关房地产和银行账户。

也许冻结声明让徐苑的其他债权人感受到了危机,所以他们也在声明后不久采取了相应的措施。

2019年9月6日,荀攸科技发布《关于司法冻结和等待冻结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之一及其一致行动者股份的公告》。徐苑及其合作伙伴厦门云能天成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和厦门云能天宇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股份被司法机关冻结或等待冻结。原因是天成投资、天宇投资与AVIC信托有限公司发生贷款纠纷(元徐俊为贷款担保人)。AVIC信托向四川省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采取诉前财产保全措施。

第二轮:徐苑提议罢免张兼维主席

尽管在第一轮比赛中,徐苑暂时被击败。然而,对别人说不是不礼貌的。既然对方已经冻结了徐苑在荀攸科技的所有股份和相应的房地产,为什么徐苑要再次温和地说话呢?

8月26日,徐苑股份被冻结后的第四天,徐苑和另一大股东陈俊通过邮件向董事会办公室(以下简称董事会办公室)提交了召开临时董事会的议案,提议于8月30日上午10点召开临时董事会。 2019年在公司会议室审议关于解除张兼维公司董事长职务并提名徐苑为公司董事长候选人的议案。

关于罢免张兼维董事长和选举徐苑为公司董事会候选人,徐苑分别给出了以下理由:张兼维作为公司董事长,对公司的行业、发展战略和主营业务缺乏了解,长期缺席公司的战略制定和管理;徐苑,作为公司的董事兼总裁和创始人之一,拥有丰富的互联网经验,深入公司的经营管理,形成了核心管理团队,对公司的后续发展战略有着清晰的想法。

得知这个消息后,张兼维没有坐以待毙。2019年8月30日,张兼维当场向董事办公室提交召开临时董事会的议案,提议召开临时董事会审议解除徐苑董事长职务的议案和提议张兼维董事长担任公司董事长的议案。

关于解除徐苑董事长职务,张兼维给出以下理由:徐苑提供的材料显示,他与成都亿东无限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亿东公司”)和成都玉墨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玉墨科技”)的实际控制人存在背靠背的非经营性大额资本交易,这两个公司是荀攸科技的外商投资目标,涉嫌从公司的外商投资中谋取私利,损害公司及其他股东的合法权益。目前,上市公司已起诉亿东无限,此次投资给公司带来1.35亿投资减值损失。根据《公司法》第一百四十七条,《公司章程》第九十六条第(五)项“到期未偿的个人债务数额较大”不得担任公司董事和高级管理人员。长期以来,他没有向董事会汇报管理层的工作进展,甚至阻挠董事长听取公司的管理分析会议。

最后,多伦大赛结束后,2019年9月5日,荀攸科技第三届董事会第八次会议在成都高新区世纪城南路599号7号楼7楼公司会议室进行现场通讯表决。其中,独立董事张云帆通过电话出席了会议。会议由张兼维主持,全体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列席会议。

徐苑以很大优势赢得了临时董事会。《关于免去张兼维公司董事长职务的议案》和《关于选举徐苑为公司董事长候选人的议案》的表决结果为4票赞成、3票反对、0票弃权。另一方面,“关于罢免徐苑董事长的议案”和“关于张兼维董事长担任公司董事长的议案”的表决结果为1票赞成、6票反对、0票弃权。

尽管徐苑赢得了董事会议,但徐苑并没有赢得最终胜利,因为解除张兼维的董事长职位仍需要在股东大会上投票。目前,荀攸科技已发出通知,将于2019年10月28日召开2019年第四次临时股东大会。

下一轮:主席有主动权吗?

到目前为止,在荀攸科技的三个实际控制者中,徐苑和陈俊的股票都被冻结了。根据荀攸科技发布的公告,截至2019年10月16日,徐苑、张兼维、陈俊、厦门云能天成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和厦门云能天成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共持有荀攸科技31.16%的股份,其中质押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26.06%。

实际控制的人大的大部分股份都是质押的。这种财务状况不一定是糟糕的,但至少不是好的。因此,这种情况引起了地方当局的注意。最后,三名实际控制人徐苑、陈俊、张兼维与成都高新技术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或其指定主体签订股权转让意向协议,拟接受张兼维持有的316.24万股、徐苑持有的5.1262亿股、陈俊持有的278.88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5%。

虽然股权转让协议已经签署,但张兼维将主动土地。因为徐苑可能需要张兼维就是否转让他的股权提出建议,而张兼维在这方面没有受到限制,已经开始自愿减持他的股份。

2019年10月17日,荀攸科技宣布,张兼维计划通过竞争性交易、大宗交易和协商转让,将股份数量减少不超过(含)440万股(占公司当前总股本的1.97%)。

然而,欠张兼维钱的徐苑还没有公布减排计划。我想知道读者是否注意到了这样一个细节,以至于徐苑在荀攸科技的所有股份都被冻结了。根据相关法律法规,被冻结的股份不得随意转让。

那么,如何解冻徐璨远的股票呢?其中,张兼维可能有很大的发言权。

如前所述,徐苑持有的荀攸技术股份首次被冻结,因为徐苑没有付清张兼维预期的5000万英镑欠款。此外,徐苑持有荀攸科技的股份,而张兼维目前是荀攸科技的董事长。此外,张兼维在徐苑同时被任命为荀攸技术公司董事长的过程中也可能有重要的发言权。

正如张兼维在解除徐苑董事长职务的理由中所说,中国《公司法》规定,“大量到期未偿的个人债务”不能担任公司董事和高管。徐苑的主要债权人之一是张兼维。

此外,荀攸科技表示,截至2019年6月30日,徐苑持有的22,303,624股中的22,303,604股已质押给证券交易商融资,徐苑公司的股份因违约条款的触发已于2019年8月5日和6日被国海证券清算。

张兼维没有债务,可以说他能够前进和后退,但是他能够防守。他可以根据形势的发展决定如何打牌。对徐苑来说,有必要找到资金来解冻被冻结的股票,这样他才能放手让他的“兄弟们”。

吉林快三开奖结果 福建十一选五 1分钟极速赛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