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下印新闻  国际   超级台风袭击背后,暴露了日本在公共基础建设上的一个大企图
超级台风袭击背后,暴露了日本在公共基础建设上的一个大企图
发布日期:2019-10-24 15:44:00 阅读次数:3968

今年19号台风海贝斯于10月12日和13日穿过关东地区。台风海贝斯带来的暴雨、洪水、山洪和龙卷风使这个岛国再次经历了大规模自然灾害的掠夺。

(图片显示“海比斯”在日本土元造成巨大破坏:国际在线)

“海贝”,加上近年来的地震、海啸、风暴、雨灾、雪灾和火山爆发,把日本各地的公共基础设施置于放大镜下,暴露出许多问题。

当然,日本近年来也加快了公共基础设施的更新和重建,取得了显著的成果,也有许多启示。

记者|新华社东京分社胡俊凯沈鸿辉

编辑|谢芳了望智库

为了从智库获取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在文章前注明zhczyj智库的来源和作者信息,否则将严格追究法律责任。

1日本的公共基础设施面临老龄化的考验

日本是一个容易遭受自然灾害的国家。公共基础设施的首要目的是预防灾害,保护人民的生命和财产。日本的大部分大型基础设施都是在经济快速增长时期建造的。现在它正在逐渐老化并进入维护期。一般来说,它面临四个考验。

首先,重大自然灾害频繁发生。

例如,近年来,灾难性降雨灾害的发生越来越频繁,降雨量超过每小时50毫米的次数越来越多。降雨量在某些地区呈现集中和极端的趋势。在1976年至1985年的十年中,平均发生174起,而在2006年至2015年的十年中,平均发生230起,后者约为前者的1.3倍。2018年夏季日本西部的特大暴雨灾害至今记忆犹新,造成200多人死亡,农业、林业和水产养殖业造成至少481亿日元(相当于31.3亿元)的经济损失。

(2018年7月22日,中国驻日本大阪总领事李天然在日本冈山县访问华侨。资料来源:新华社|中国驻大阪总领事馆)

“海贝”还在日本20多个县造成了大面积降雨和洪水。

第二是加速基础设施老化。

经济快速增长时期建造的基础设施,如道路和桥梁、河流、下水道、港口等。,正面临年久失修的问题。维护这些设施将带来巨大的财政压力。

桥梁等基础设施的设计寿命通常为50年。大阪地区自年中以来一直遭受地震、暴雨和台风袭击,据估计,在2016年至2025年的十年间,大约40%的基础设施将超过50年。据估计,有50多年历史的基础设施的比例将在未来20年加快。

根据国土交通省的统计数据,目前约有300,000座公路桥、250条隧道、1,000个由国家管理的河道设施、15,000公里的污水管道和100个港口岸,所有这些都不清楚建设年份。

第三,当地人口正在减少,缺乏活力,公共基础设施缺乏维护和管理。

目前,日本当地人口密度低和人口向城市迁移的两大趋势同时发生。据统计,根据全国每平方公里人口数,如果以2010年数据为基准,到2050年,无人居住地区将达到2010年的19%,其中44%的人口减少50%以上,35%的人口减少但不到50%,只有2%的人口增加,主要分布在大城市地区。

从城市地区城镇和村庄的人口规模来看,人口越少,地方人口减少率越高。人口少于1万的城镇和村庄将减少大约一半。

这些无人居住和人口稀少的地区的当地基础设施怎么样?如果目前的方法仍然太贵,强化治疗是必要的。

第四,公共基础设施老化的日本城市的国际竞争力下降。

根据日本森纪念基金会的“世界城市综合排名”,2008年,纽约、伦敦、巴黎和东京跻身世界前30名。新加坡、首尔、香港、上海和北京分别是11、13、17、25和28岁。到2016年,东京将领先伦敦、纽约、东京和巴黎一个地方。然而,新加坡、首尔、香港、上海和北京的排名急剧上升,分别为5、6、7、12和17。日本大阪和福冈分别在2016年排名第22和36位。

根据经济、贸易和工业部2016年对外资企业的调查,亚太地区外资企业的分布为日本89家、中国263家、香港202家、台湾40家、韩国30家、印度38家、新加坡365家、澳大利亚70家和亚太地区其他国家(地区)98家。

未来,国家间的经济竞争将在很大程度上反映在城市间的竞争中。拥有良好城市政策和投资、居住、创新和创业环境的城市将成为赢家,而城市公共基础设施的优劣直接决定着城市的兴衰。

“HAIBESH”在这里。幸运的是,翻新是及时的!

在台风海贝斯19日到来之前,日本气象界和媒体对这场特大台风进行了各种分析和预报。还有耸人听闻的声明,如“地球历史上最大的台风”和“东京8000人死亡的预测”。

(海思在日本肆虐,淹没了新干线的车辆。来源:中央电视台新闻)

然而,台风过后,人们发现虽然“海贝寺”规模“非常大”,但确实给日本造成了巨大的生命和财产损失,但损失程度远低于人们的预期。原因不仅在于人们从去年日本西部的暴雨中吸取了许多教训,还在于日本在过去十年中加快了基础设施的更新。

根据公共基础设施逐渐进入老化和维护期的情况,日本自2003年起每五年制定一次基础设施更新计划。迄今为止,已经完成了三次,第四个基础设施改造关键计划(2015-2020年)正在实施。

2003年之前,日本的基础设施建设以“独立战争”为特征。也就是说,根据道路、交通安全设施、机场、港口、城市公园、下水道、水利控制、坡地和海岸九个领域,分别制定建设和改造计划,并设定各个领域的工程量。

这种独立的基础设施改造模式引发了一系列问题。例如,预算分配僵化,计划纵向分割,没有联系,有的甚至成为获取预算的手段,这是低效和浪费的,引起了舆论的广泛批评。人们认为公共项目的改造没有重点和效率,呼吁公共项目倾听地方自治机构和公民的声音。

有鉴于此,第四次基础设施改造的重点计划突出了与以往不同的几个特点:确定了2020年前基础设施改造的基本方向,即处理日本公共基础设施面临的四大问题——脆弱的土地(大地震迫在眉睫,气象灾害日益严重)、基础设施加速老化、人口减少导致局部萧条和国际竞争加剧;不再单独编制项目预算,而是明确各个领域的绩效;将国家划分为十个区域,确定时间表,并制定一项计划,充分发挥现有基础设施的作用。每两年掌握并公布业绩。

在此基础上,基础设施改造的第四个关键计划确定了四个关键目标。

一是实施基础设施的战略维护、管理和更新。

建立基础设施的维护周期,以实现成本降低和均衡。在维护周期方面,即以单项设施计划为核心,检查、诊断、维修和更新、记录和利用信息等维护周期。被建造。扎实的日常检查和法定检查,根据设施的完好程度、利用率和重要性,制定必要的维修和更新计划,并按计划实施维修和更新。在这个过程中,通过检查、诊断、修复和更新依次收集信息,从而实现信息的统一和集中管理,灵活使用积累的信息。就成本降低和均衡而言,它过去是一种事后维护类型,设施被再次损坏和修理,维护成本较高。通过引进新技术和预防性维护,可以使成本均衡,成本低于事后维护。

二是根据灾害发生规律和当地脆弱性,采取相应措施降低灾害风险。

为预防和降低即将到来的大地震、海啸和大规模火山爆发带来的风险,重点应放在南海地震和首都直震上。

提高公共民用设施的抗震能力,实现应急交通道路桥梁和主要铁路的抗震率,从2013年的75%提高到2020年的81%。我们将改善密集区,基本拆除4547公顷地震期间可能受到严重威胁的密集区。推广地下电线杆,从2014年的16%提高到2020年的20%。确保陆、海、空网络的可替换性和多样性。

推进从硬件和软件设施处理大规模火山爆发。推进沿海堤防建设,实现水闸自动化和远程控制等。在可能发生南海板块大地震和首都直震的地区,我们将把河道堤防建设率从2014年的37%左右提高到2020年的75%左右,把沿海堤防从2014年的39%左右提高到2020年的69%左右,并增加水闸等。从2014年的约32%升至约77%。到2020年,所有城镇和村庄都将能够制定和出版应对海啸的防灾手册,并开展有助于提高居民防灾意识的培训。

降低日益严重的气象灾害带来的风险。在人口密集和财产密集的地区,我们将推进防洪措施(修建河道堤防)和堤防建设,以应对频繁的暴雨。

推进地下街道防洪对策,通过修订《水法》加强防洪对策。到2020年,900条地下街道将得到保护,免受大规模洪水袭击。结合指示危险区域和建立预警和避难系统等体制措施,公布沉积物灾害预警区域等基本调查数据的区域数量从2014年的约420,000个增加到2019年的约650,000个。通过修改《下水道法》和与私营组织携手加强防洪对策。

加强危机管理,丰富应急救灾调度团队,推动救援计划(救援人员按时间序列组织的防灾行动规则)的引入,制定业务连续性计划(业务连续性计划是指确保重大业务在发生灾害时不会中断,即使发生中断,重要功能也能在目标时间内重启,以防止客户流向竞争对手,防止市场份额因业务中断而下降等。)。

对紧急救灾派遣队进行联合培训的县从2014年的148个增加到2020年的730个。该市制定了救援时间表的城镇和村庄数量从2014年的148个增加到2020年的730个。制定职业延续计划的国际战略港、国际大本营和重点港的比例从2014年的36%上升至2018年的100%。

确保陆、海、空交通安全,遏制公路、铁路、海、空交通事故。通过改进信号灯,包括实现信号灯的发光二极管照明和推进信号灯的多重显示,可以抑制事故的发生。

三是形成可持续的区域社会,以应对人口减少和老龄化。

实现城镇集约化,改善周边交通网络,提高当地生活服务水平。到2020年,集约型规划的城镇和村庄将达到150个。生活在当地大都市便利交通区的人口比例从2014年的38.6%增加到2020年的41.6%。各道府县可持续污水处理系统建设的规划率将从2014年的约2%提高到2020年的100%。城市道路的速度从2013年的49%增加到2020年的55%。配有老年人设施、残疾人设施、儿童保育设施等公共租赁住房社区的比例。拥有100多个家庭,从2013年的19%增加到2020年的25%。

我们将促进无障碍和通用设计,使老年人、残疾人和抚养儿童的家庭能够安心生活和旅行。重点实现游客平均日均人数在3000人以上的旅游设施,更多的老年人和残疾人在特定道路上无障碍行走。努力将公共设施的无障碍率从2013年的83%提高到2020年的100%。

第四是引导私人投资,加强基础设施建设,支持经济发展。

增强大城市圈的国际竞争力,与世界形成城市环境,强化国际机场和港口的功能。我们将为增强大城市的国际竞争力和改善商业生活环境奠定基础。东京通过建设二号环线和放宽容积率,吸引了包括虎门大厦在内的许多非政府城市发展项目。在三大都市圈建设环路,加强高效物流网络。首都高速公路中心环线将全线开通。中环线内的交通量将减少约5%,交通阻塞将减少约50%。强化国际大本营机场的功能。强化国际集装箱战略港的功能。我们将在京滨港和韩信港建设深水集装箱港口,以应对集装箱船的大规模发展,促进“集装箱化”,增强竞争力。

促进当地城乡建设,吸引工业和旅游业投资。重点将放在加强运输网络建设上,这将有助于实现私人投资,包括企业搬迁到当地。按计划推进新干线建设。加强当地据点、机场等的功能。形成海上运输网络,支持当地经济。我们将改善游船停靠和支持当地旅游业的环境。

出口基础设施系统。通过政府与人民的合作模式,推动交通和城市发展相关基础设施系统进入海外,力争到2020年日本企业海外基础设施订单总量从2010年的1万亿日元增加到2万亿日元。

3.政府与人民合作下的股票收益最大化策略

日本在进行大规模基础设施改造时,加强了公私伙伴关系(公私伙伴关系,即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和私人融资倡议(即私人融资活动)。

为了实现政府的总体目标,土地、交通和交通部在机场、下水道和展览领域推广特许经营模式,并通过补贴目前的公私伙伴关系和私人融资基础设施项目以及建立地方平台来协助地方政府。2017年6月9日,“公私伙伴关系和私人融资基础设施促进行动计划”(2017年修订版)由私人基金和其他活跃项目促进会议通过。该计划(2013-2022年)的项目规模目标是21万亿日元。

在这一轮大规模基础设施改造中,日本确立了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则,即实现基础设施存量利益最大化的战略。

基础设施建设效益可分为流动效益和存量效益。流动效益是指公共投资项目本身创造的生产、就业和消费等经济活动,从而在短期内扩大整体经济。股票收益是指基础设施建成后带来的长期和长期收益。股票收益可分为三类:第一,提高地震、海啸和洪水等自然灾害的安全性;第二是提高生活水平,包括改善卫生条件和生活舒适度,从而提高生活质量。第三是通过缩短运输时间和降低运输成本来提高经济活动的生产率。

股票收益最大化战略的内容包括实现从“被动产生收益”到“主动产生收益”的概念转变,实施“智能投资和智能利用”的概念,实现基础设施股票收益的“可视化”,建立反馈回路机制。

在实施“智能投资和智能利用”的概念时,“智能投资”包括引导私人投资和根据企业的经营活动调整建设过程。多个项目的综合建设;硬件设施和配套系统的总体规划,如道路工程周边特区的建设;小额投资带来巨大利益,额外投资改善现有设施的功能。使用新技术等。“智能利用”包括提高设施的利用效率,根据需要不断调整运行模式;生活设施的运行数据;促进设施功能的多样化和专业化,利用ppp和pfi模式实现设施的高附加值,灵活利用资源;利用大数据对设施利用进行可视化和分析。

为了创造“智能投资”和“智能利用”的条件,政府将采取一系列措施,包括披露项目计划和竣工预期等信息,并通过可视化计划以简洁和实时的方式提供信息。建立区域合作机制,促进政府与人民的融合;我们将简化行政程序,加快审查程序,并提供一站式服务。

为了实现基础设施存量效益的“可视化”,应详细把握效益状况,丰富后评价机制,掌握尽可能提高效益的创造力,总结经验教训。尽可能客观、定量地把握后评估过程中发现的多元化股票的收益;使用大数据和问卷来获取信息。使用任何人都能理解的解释,并根据不同的对象使用不同的解释。运用经济分析方法实现效益可视化。

(注:本文是在日本国土交通省总政策局特别计划官三郎幸雄(Yukio Mitsuro)、大臣官方会计司助理司长小林茂树(Shigeki Kobayashi)和国土政策部广域地方政策司助理司长小野克彦(Kaya Ono)的支持下撰写的。我想表达我的感激之情。)

在本文中,除了标明来源的图片,其余都来自网络上的开放频道,无法识别。如果有任何版权争议,请联系公共号码。

首席执行官:苏惠芝

制片人:夏宇

编辑:李一波,戴丽丽

编辑事务:仪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