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下印新闻  综合   新中国与社会主义国家制度的确立
新中国与社会主义国家制度的确立
发布日期:2019-11-08 07:34:16 阅读次数:3565

学习时间

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时指出,“这一伟大事件彻底改变了近代以来100多年来中国贫穷、软弱和欺凌的悲惨命运,中华民族走上了实现伟大复兴的宏伟道路”,深刻阐述了新中国成立的重大意义。新中国的成立开创了中国历史发展和向社会主义过渡的新时代。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我们党创造性地运用马克思主义国家理论,建立了社会主义国家各方面的国家制度、政权、基本政治制度、基本政治制度、基本经济制度和重要制度,建立了社会主义国家治理制度,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奠定了根本的政治前提和制度基础。70年来,中国取得了举世瞩目的伟大成就,原因在于70年前,党的领导人和人民选择了社会主义道路,建立了社会主义制度。新中国成立的伟大事件已经成为中国人民走上社会主义道路的光荣起点。

我们将建立人民民主专政的国家政权和社会主义政治制度。

应该建立什么样的国家制度是中国人民近代以来面临的历史课题。新中国成立之初,我们党把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则和中国的具体情况结合起来,在东方列强中建立了一个新的国家制度,保证亿万人民当家作主。

建立人民民主专政的国家制度。新中国成立前夕,毛泽东在《论人民民主专政》一文中指出,总结我们的经验,应该集中在一件事上:工人阶级(通过共产党)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这明确界定了即将成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社会主义国家性质。1949年9月,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次全体会议通过了一项具有临时宪法功能的“共同纲领”,规定新中国的国家制度“应当是工人阶级领导的人民民主专政,以工农联盟为基础,团结全国所有民主阶级和民族”。1954年9月,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审议通过了新中国的第一部宪法,这是一部社会主义宪法,进一步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以工人阶级为领导、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国家”,并以基本法的形式确立了社会主义国家的性质。

以民主集中制为基础的人民代表大会制的政府制度。《共同纲领》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家权力属于人民,人民行使国家权力的机关是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和人民政府。各级国家权力机关实行民主集中制。1954年宪法进一步确立了我国社会主义社会的基本政治制度,明确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权力属于人民。人民行使权力的机关是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是最高国家权力机关,国务院是中央人民政府。它是最高国家权力机关和最高国家行政机关的执行机关。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和其他国家机关都实行民主集中制。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召开标志着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作为我国基本政治制度的建立。

建立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的基本政治制度。1949年9月,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次全体会议召开,标志着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的建立。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召开时,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次全体会议将结束其作为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任务。1954年12月,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召开了第二届全国委员会第一次会议,讨论通过了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的新章程,指出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作为团结全国各族、各民主阶级、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华侨和其他爱国民主人士的组织,仍然需要存在。

这次会议解决了全国人大后CPPCC的性质、地位、作用和任务问题,解决了CPPCC、NPC和政府的关系与合作问题,进一步巩固了人民民主统一战线,为长期坚持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的基本政治制度奠定了基础。

建立民族区域自治的基本政治制度。《共同纲领》规定了新中国的民族政策,“少数民族聚居区实行民族区域自治”1954年宪法规定,民族自治地方分为自治区、自治州、自治县,在县级以下的少数民族地区设立民族乡。随着民族自治地方和相关自治州县的建立,民族区域自治制度已经成为我国的基本政治制度。

人民代表大会的基本政治制度、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以及民族区域自治基本政治制度的建立,构成了新中国的政治制度,为社会主义的顺利过渡提供了根本的政治保障。

创造性地完成社会主义改造,建立社会主义经济体制。

1953年6月,中共中央提出了过渡时期的总路线,指出这是从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到社会主义改造基本完成的过渡时期。党在这一过渡时期的总路线和总任务是在相当长的时期内逐步实现国家的社会主义工业化和农业、手工业、资本主义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过渡时期,总路线坚持生产力发展与生产关系转变有机结合。这是同时进行国家工业化和社会主义改造的总路线,是党领导人民建设社会主义国家的行动纲领。

我们基本完成了生产资料私有制的社会主义改造,建立了以公有制为基础的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我们党在过渡时期贯彻总路线,创造性地开辟了一条适合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改造道路。资本主义工商业创造了一系列从低级到高级的国家资本主义过渡形式,如委托加工、计划订购、统一购销、委托分销和寄售、公私合营、全行业公私合营等。最后,马克思列宁设想的资产阶级的和平救赎已经实现。个体农业按照自愿互利、典型示范和国家扶持的原则,形成了从临时互助小组和常年互助小组到半社会主义初级农业生产合作社,再到社会主义先进农业生产合作社的过渡形式。个体手工业的改造也采用了类似的方法。到1956年,全国大部分地区基本完成了生产资料私有制的社会主义改造。在国民经济中,全民所有制和劳动群众集体所有制两种公有制已经占据主导地位,标志着我国社会主义经济体制的建立。

中国共产党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于1956年宣布,我国几千年的阶级剥削制度历史已经基本结束,社会主义社会制度已经基本建立。社会主义制度的建立为当代中国的一切发展和进步奠定了制度基础。

新中国成立初期有效的国家治理有力地证明了社会主义国家制度的优越性。

在向社会主义过渡和逐步建立社会主义制度的过程中,面对国民党留下的烂摊子,党的领导人、人民以英雄气概,尽一切努力清理旧山河,有序治理国家。新生人民政权采取的有效措施推动了整个社会的深刻变革。各界人民的热情很高。新中国呈现出一种新的充满活力的氛围。

在推进国家治理的实践中,社会主义新制度显示了自身的特点和优势,主要体现在:

中国共产党是最高政治领导人。习近平总书记深刻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最本质的特征是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最大优势是中国共产党的领导。”这一最基本的特点和最大的优势,从社会主义制度建立之初就已经体现出来了。新中国的成立标志着中国共产党已经成为全国的执政党和全国的领导核心。这一领导地位是党在领导中国革命的长期斗争中确立的,中国革命致力于中国人民的幸福和中华民族的复兴。因此,它赢得了全国所有民族、所有阶级、所有民主党派、所有社会阶层和人民组织的真诚支持和一致承认。

人民是新中国的主人,行使成为国家主人的权力。新中国的国家政府体制决定了人民是政府的主体。全国各族人民以前所未有的热情积极参与国家政治生活。在各级政权建设过程中,人民代表大会普遍召开,人民开始学习如何行使民主权利。新中国第一部宪法明确规定“一切权力属于人民”,也规定了公民的基本权利和义务,使中国人民的基本人权在新中国第一次得到宪法的保障。新中国成立以来,人民当家作主作为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本质和核心得到了充分体现。

社会主义有效地促进了生产力的发展。建立社会主义制度是一场深刻的社会革命。中国社会主义制度是在保证经济发展和社会稳定的条件下完成的。生产关系的转变带来了生产力的解放和发展。农业合作组织了农民,在水利和农田基础设施建设中发挥了集体优势。资本主义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调动了广大劳动者的生产积极性,充分发挥了生产设备的潜力,提高了劳动生产率。从1953年到1957年,工业总产值平均增长18%,农业总产值平均增长4.5%,国民收入平均增长8.9%,工农业总产值平均增长10.9%。社会主义制度有效地促进了工农业和整个国民经济的发展。

民主集中制科学、合理、高效。新中国的政权形式采用民主集中制。毛泽东特别强调,“没有必要建立资产阶级议会制度和三权分立”。因为“袁世凯、曹锟已经建立了议会制,而且已经发臭”,我们应该“建立各级民主集中制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在短暂的过渡期内,党和政府能够迅速稳定社会秩序,迅速组织有计划的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建设,成功完成“十五”计划等。这充分证明了建立在民主集中制原则上的国家机构能够充分发挥人民的积极性和主动性,能够统一有效地组织和推进各项事业,充分证明了社会主义制度能够集中力量解决重大问题,能够更好地发挥国家治理的效能。

宪法和法律为社会主义国家提供制度保障。新中国成立以来,法治受到高度重视,宪法和法律被视为国家治理的重要支撑。《共同纲领》在一段时间内发挥了临时宪法作用。《婚姻法》、《工会法》和《土地改革法》等法律相继颁布。1954年,颁布并实施了第一部宪法。还颁布了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国务院、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委员会的组织法。刑法、刑事诉讼法和民法的起草工作已经开始。新中国的法治实践体现了社会主义的本质要求,为社会主义事业提供了重要保障。

时光飞逝,岁月如歌。新中国经历了70年的光辉历程。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新中国成立70年来,我们党的领导人和人民不断探索和实践,逐步形成了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国家制度和法律体系。这为当代中国的发展进步提供了根本保证,也为新时期推进国家制度和法制建设提供了重要经验。”党的十八大以来,我们推进了改革的全面深化,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日益成熟,为推进党和国家事业的历史性成就和变化发挥了重要作用。新中国70年的历史雄辩地证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国家制度和法律制度是一个可行、有效和高效的制度。我们必须更加珍惜它们,长期坚持,不断发展。我们必须继续走党和人民开辟的正确道路,不断推进国家治理体制和能力的现代化。

[作者是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研究室副主任

彩票app 幸运快三手机APP 黑龙江十一选五